墨言溯抬手揉了揉自己突突直跳的太阳穴,整个人烦躁无比。

  他起身便直接走进浴室,打开花洒从头上淋下去。

  不知为何,他整个人都是晕晕沉沉的。

  可能是昨天晚上酒喝的太多了。

  但是他一想到床上的那番场景,就不由得黑瞎一张脸了。

  可是为什么昨天晚上他一点记忆都没有?

  按理来说,他应该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啊!

  可是那一地的零乱,便直接刺痛了他的眼睛。

  一想起简梨的面容,墨言溯就觉得心里一阵抽痛,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难不成自己昨日真的……

  这么一想的墨言溯,再次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整个人烦躁不堪。

  他打了一通电话给助理,没一会儿的功夫,外面便传来了开门声。

  墨言溯穿着浴袍走出去,只见助理将衣服递过来。

  而此时的严辛欣,不知为何就这么静静地坐在床上,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她在看到墨言溯朝自己走过来时,下意识的拉了一下被子,就仿佛自己真的受到了委屈。

  墨言溯烦躁地看了她一眼,将其中一个袋子扔在床上,便走进了浴室里,换好衣服后,墨言溯直接从一旁拿出一盒烟来,不停的抽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墨言溯的脚边是落了一地的烟头。

  呆在房间里的严辛欣,故意慢吞吞地穿着衣服,就是为了让墨言溯看到自己最美好的一面。

  可谁知道半天过去了,就算她再墨迹,衣服也已经套上了。

  她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掀开被子,看了眼自己的手心,将压下心里的怒火,最后又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他怎么还没过来?

  又等了一会儿,严辛欣见墨言溯依旧没有要出来的意思,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直接走到卫生间。

  见墨言溯一直不停的抽着烟,眼里忽然划过一抹心痛。

  即使是这样,他依旧不愿意接受自己吗?是因为简梨吗?

  一想到简梨,严辛欣就恨不得上前去将她灭掉,让她永远都没办法再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该死的血族,也敢来勾引墨言溯!

  “言溯……”

  严辛欣轻轻的唤了一声他的名字,而墨言溯这个时候也烦躁的转过头来。

  他直接将手中的烟丢在地上,用脚用力地将烟头给磨灭,最后直接走到门口。

  就在严辛欣以为墨言溯会直接走掉时,他又忽然停了下来。

  “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留下这句话墨言溯转身就走。

  严辛欣看着墨言溯的背影,不由得咬牙。

  不过当她转念一想,心情又跟着好了起来。

  就算是现在心不在自己的身上,那又能怎样?反正时间多的是,自

  己将会是他的么太太!

  她就不信,自己的真心打不动他!?

  而简梨,不过是一个多余的罢了。

  呵!

  这么一想的严辛欣,心情要跟着好了起来。

  一个寂静无人的小巷子里。

  “一路上跟了我这么久了,还不赶紧出来!”

  米戈尔阴沉着一张脸怒吼一声。

  而跟在后面的夺尔·罗德里克和陈旭却忽然轻笑了一声。

  二人齐齐走出,米戈尔在看到陈旭和夺尔·罗德里克二人,却丝毫没有感到惊讶,只是在不停的冷笑着。

  “不知道罗德里克先生和陈先生,今日找我有何事?为何要一直跟随与我?”

  听到米戈尔这番话?夺尔·罗德里克忽然垂下头去,讪讪的摸了摸自己的鼻梁,整个人带有些许尴尬。

  跟踪他这事儿,也不是他提出来的。

  他下意识的转过头去望向身旁的陈旭,只见他一脸坦然地看着面前的米戈尔。

  夺尔·罗德里克在心里暗骂一声,老狐狸!也并未多说些什么。

  只见陈旭大笑起来,“我哪里是谁与你呀?我们不过是路过罢了。”

  听到陈旭这么说,米戈尔不屑的撇了他一眼,冷哼转过头去。

  而陈旭对于他这幅态度,也丝毫不以为然,就仿佛没有脾气一般。

  然而,陈旭脾气暴躁,夺尔·罗德里克却是知道的。

  他垂下头去,不理会二人,自顾自的把玩着手指,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看着她这副模样,陈旭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

  一旁的米戈尔倒是对他生出了一丝兴趣。

  不等陈旭说话,米戈尔的声音忽然响起。

  “好久不见啊,罗德里克先生。”

  听到米戈尔这么说,夺尔·罗德里克面上忽然多了几分尴尬。

  他转过头去看了一眼陈旭,见他阴沉着一张脸,整个人一时间有些许茫然。

  他们俩不是商谈的好好的吗?这回怎么落到自己的身上了?

  米戈尔再看到夺尔·罗德里克这幅模样后,忽然大笑了一声。

  “真没想到,罗德里克先生还是一个真性情的!”

  听到米戈尔无厘头的一番话,夺尔·罗德里克再次皱起眉头来。

  自己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呀,怎么这玩意就说自己是真性情了?

  他二丈摸不着头脑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整个人带有些许茫然。

  也就在这个时候,陈旭再次开口。

  “不知米戈尔先生来到此处,所谓为何?”

  “陈先生都没有告诉我说,你们跟踪与我为何?”

  说完之后,他再次将视线放在夺尔·罗德里克的身上,丝毫不给陈旭一个多余的眼神。

  陈旭见米戈尔直接忽视自己,紧篡着拳头,整个人都散发阴翳

  的气息。

  一旁的夺尔·罗德里克,只感觉尴尬极了。

  可是米戈尔就仿佛没有察觉到陈旭那阴翳的气息一般。

  “都在这儿啊,没想到居然聚的这么齐。”

  突如其来的声音,直接打破了这里的尴尬。

  夺尔·罗德里克如临大赦一般,连忙转过头来。

  可他在看到罗铂列后,面上的表情,忽然僵住了。

  米戈尔一脸玩味的望着夺尔·罗德里克。

  只见罗铂列直径朝他们走过来,陈旭的脸越发的阴沉了。

  一时间,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凝聚到一起一般。

  夺尔·罗德里克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后退了两步,想要同他们保持距离。

  而米戈尔才看到他这副模样后,也学着他的样子,后退两步,一脸玩味地看着他。

  夺尔·罗德里克再看到他这副模样后,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

  紧接着,不再管他,也便将视线放在另外两人的身上。

  只见罗铂列和陈旭就仿佛有仇一般,死死的盯着对方。

  也不知道对方有什么好看的。

  就这么站在那夺尔·罗德里克,在心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米戈尔不知在何时已经走到夺尔·罗德里克的旁边,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夺尔·罗德里克一惊,连忙后退两步,眼神里写满了戒备。

  “唉,别那么紧张嘛!”

  突然想起的说话声,在这安静的巷子里竟然显得那么诡异

  ……

  吸血鬼城堡

  刚从会议厅里走出来的罗德里克·勒森,直径的简梨的面前。

  “我尊贵的简·卡诺斯埃尔·诺菲勒女王,今天晚上我将宴请各个伯爵到勒森家族聚餐,不知道我有没有那个荣幸,能够邀请我贵的简·卡诺斯埃尔·诺菲勒女王?”

  说完之后,罗德里克·勒森巴还抬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处,垂下头来,恭恭敬敬地朝着简梨行了一个礼。

  简梨在看到面前的罗德里克·勒森巴测肤模样后,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

  也就在这个时候,欧阳忽然出现在简梨的身后。

  她轻轻地拍了一下简梨的肩膀。

  望着面前的罗德里克·勒森巴神色,带有几分复杂,不过更多的是戒备!

  尽管他知道罗德里克·勒森巴不会当着众人的面伤害简梨,但是他依旧能够感受出罗德里克·勒森巴对简梨的敌意,甚至于他都能感觉到,罗德里克·勒森巴近期有大动作了!

  而今日他宴请阿梨,绝对不安好心!

  他刚想替简梨开口拒绝之时,简梨却忽然硬下了。

  “罗德里克·勒森巴伯爵宴请,怎能有不去的道理?”

  能听到简梨这话,罗德里克·勒森巴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尊贵的简·卡诺斯埃

  尔·诺菲勒女王,您实在是太客气了,竟然如此,那我就在此先恭候女王大人了。”

  说完之后,他再次将手放在胸口处,朝着简梨鞠了一躬。

  而这时简梨也是淡淡的点头,态度冷淡。

  望着简梨这幅模样,罗德里克·勒森巴的心里忽然多了一丝不悦。

  不过,他依旧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的呆在那里。

  目送简梨跟欧阳离开后,罗德里克·勒森巴这个时候才抬起头来。

  他的眼底,已经是一片腥风血雨了。

  这时,鄂勒·乔凡尼从罗德里克·勒森巴的面前走过,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等罗德里克·勒森巴说话,鄂勒·乔凡尼已经离开。

  顿时罗德里克·勒森巴原本要说出的来的话,全部都被卡在了嗓子眼里。

  望着鄂勒·乔凡尼的背影,罗德里克·勒森巴死死的篡着拳头。

  不过他也算是活了上万年的老怪物,还有巨大的野心,又怎么可能连这点定力都没有?

  在他们都离开,甚至于遭到无视之时,罗德里克·勒森巴依旧能够装作成一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模样。

  (本章完)

新笔趣阁手机阅读地址https://m.future-tech-capital.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新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族女王,你干粮到了,血族女王,你干粮到了最新章节,血族女王,你干粮到了 爱奇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