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发生的事,没过多久,便传到了每一个人耳中,即便还不清楚是谁动的手,但所有人心中都很清楚,在震撼之余,他们也重新审视了一番熊族联盟的实力。

  随着山海局势陷入动荡,原本各大门派的招生测试,也只能暂时停止,除了个别势力还在各地寻找适合修炼的弟子,大部分势力,都在次日返回了各自门派所在,因为他们听说,九黎联盟要有大动作。

  而就在此时,在昼城附近的一个二流势力,忽然宣布解散,门内的大部分弟子,都散布至了山海各地,就当众人心中疑惑之时,却看到了九黎联盟扑空的大军。

  不难猜想,在昼城发生之事,定然与这个势力有关,并且,有小道消息说,昼城死亡的数千将士,皆是中毒之后被人斩杀,而这个解散的门派,正是用毒的行家。

  而随着此事曝出,又有一个名字,响遍了山海大地。

  熊族联盟影卫!

  一时间,被山海除名的熊族联盟名声大噪,而这个神秘的影卫组织,更是令得所有与九黎联盟亲近的势力闻风丧胆,生怕在某个深夜,自己也成为众多死亡者中的一员。

  一时间,山海各地人心惶惶,大小势力皆是闭门谢客,再无丝毫正月的喜庆与祥和。

  然而,就在昼城那个势力解散的当天,熊族联盟大军强势入境,不到一个时辰,便夺回了之前失去的地盘,更是抹除了九黎联盟近万人。

  而在山海边境驻扎的郝良,也是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就当所有人都以为要爆发大战时,熊族联盟忽然收兵,又让九黎联盟扑了个空。

  不过,事情并未就此结束,就在九黎联盟组织防御的当晚,熊族联盟影卫再次出手,即便前者早已有所防备,可由于长时间急行军,大军早已疲惫不堪,面对这样的偷袭,又是伤亡惨重。

  而由于影卫行踪不定,且纪律严明,每个人只动手一次,无论是否得手,绝对不会停留,因此,即便有郝良那般坤元境强者,也没能留下一人。

  这一夜,注定不会平静,除了还在襁褓中的婴孩,几乎所有人都在等待山海边境的消息。

  但,每一个消息,几乎都是九黎联盟受挫,而面对如此挫败,郝良终于是有些坐不住,在命令大军后撤的同时,以无上实力,只身冲入蛮荒,当天刚刚放亮之时,他已经烧毁了熊族联盟的数个粮仓。

  要知道,粮草对军队而言,那就是生命,山海也没有那么多乾坤袋可用,郝良这般做法,无疑于釜底抽薪,逼着熊族联盟退兵。

  奈何,郝良显然低估了熊族联盟的决心,在他烧毁熊族联盟粮仓的同时,山海遍地开花,几乎所有城市,都出现了影卫的踪影,不到半个时辰,火光便撕破了

  笼罩在山海的夜幕。

  光明降临,带来的却不是希望,若是山海再次大乱,受苦的永远是那些没有多少实力的凡人。

  而这一次,也与当年兽潮降临有所不同,战圈将会是整片山海大地,若真到那一步,山海,定然再无半点净土。

  但此时,双方联盟绝对不会让步,这种互断粮草的做法,也就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到得最后,双方粮草所剩无几,若赶上今年风调雨顺,尚且还能无忧,反之,伤亡的数字,恐怕就要超过当年。

  这一次,也没有大量元兽当做食物,若出现那种结局,后果将会不堪设想,尤其是对凡人而言,几乎没有任何活路。

  此时此刻,山海刚刚稳定的局面,由于郝良闯入蛮荒,被彻底打破,就连九黎联盟的人,也是没有想到,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局面居然就严峻到了这种地步,这比当年秋收那一战,来得更加迅猛。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并未考虑到这些后果,在郝良看来,熊族联盟强行入境的做法,简直是无视了他的存在,尤其是后来影卫偷袭,让得他心中更是憋着一股无名的怒火。

  因此,郝良不仅要烧熊族联盟的粮仓,更有一个疯狂的打算,他此行定要抹除对方的军师伊海,现在他所及的方向,正就是熊族联盟大本营!

  ......

  清晨的空气,稍带着许些凛冽,天蒙蒙亮,熊族联盟的议事大殿,却是灯火通明,人影走动。

  某一刻,一道狼狈的人影,猛的掀开厚重的门帘闯了进来,顾不得寒暄,深吐了一口气,焦急的道:“族长,郝良那家伙还未离开蛮荒,他似乎并不知道山海发生的事。”

  听得此话,首位的华天雷霍然起身,沉吟少许,低声问道:“我们现在还有多少可用的粮食?”

  “算上在这里的粮仓,现在剩余的粮食,最多只能坚持半年。”

  拳头略微紧了紧,华天雷目露冰冷之色,片刻后,再度问道:“郝良呢?他现在去什么地方了?”

  闻言,那人目光骤然一闪,咽了一口唾沫,急忙道:“我正是因此事而来,郝良那厮烧毁多个粮仓后,直奔我方大本营而来!”

  华天雷眯起双眼,侧目看向窗外,面色前所未有的凝重,少许之后,沉声道:“传我命令,所有人尽可能多带粮食进入暗夜森林。”

  “是!”

  抱了抱拳,那人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连忙转身离开房间。

  深吸口气,华天雷看了房中几人一眼,片刻后,低声道:“秀全,你带着燧族的人快撤,伊宏带上伊海和神农族人,也跟他们撤,华烈跟我走。”

  听着他这话,众人眉头皆是一皱,这算是什么安排,在这里的,谁都不是怕死之辈,不就是

  个郝良么,又能怎么样?

  “天雷,这是不是......”

  伊宏话音未落,被华天雷直接挥手打断,跟着说道:“本族长不是在和你们商量,这是命令,立刻带着人走!”

  伊宏愣了愣,盯着面无表情的华天雷片刻,无奈的叹了口气,站起身来,郑重的抱了抱拳,恭声道:“是,族长!”

  并没有理会伊宏几人,华天雷看了华烈一眼,低声道:“你这胳膊行不行,要不然,你也跟着先撤?”

  华烈嘿嘿一笑,站起身来,紧握的右手拍了拍胸膛,笑道:“你第一次带我打仗时就曾说过,男人,就不能说不行!”

  “不愧是我带出来的兵!”华天雷也是笑了笑,拍了拍华烈的右肩,转过头看向伊海,沉吟少许,轻声道:“熊族联盟就交给你了,若没人去拦住郝良,会造成很大的伤亡。”

  伊海目光闪烁,盯着华天雷,少许之后,也是站起身来,深深鞠了一躬,沉声道:“是!”

  微微点了点头,华天雷再不多言,当即渡步行至里屋,少许之后,便换上了一套淡白色的战甲,满头灰发无风自动,手中紧握的长枪,散着森森寒芒。

  此时的华天雷,再无丝毫以往的儒雅温和之感,他的目光如狼般凶狠,全身散发着一股肃杀之意,仅是这股气势,要让凡人看见,恐怕都会生一场大病,这是血与火锤炼出的独有气质。

  要知道,曾经的华天雷,可是熊族天雷军的将军,所经历过的战斗,何止百场,像他这种从战场中走出来的强者,仅是一道目光,就能够震慑万千大军。

  所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这么久不见,原来那老家伙还是个有勇无谋的莽夫,当年能败他罴族,今日,结果也不会变!”华天雷淡淡一笑,扫了伊海等人一眼,便招呼着华烈,走出了房间。

  见到华天雷与华烈离开,房内的几人,互相对望了一眼,脸上皆是露出担忧之色,即便他话说得轻松,在这几年的修炼中,由于有着大量资源,修为也突破到了玄元境后期,但郝良可是坤元境后期强者,仅凭他们两人,几乎没有获胜的可能。

  “这家伙还真是一点没变,一遇到这种事,绝对不愿意拖累我们,可那郝良又岂是那么好对付的啊......”伊宏叹了口气,虽然华天雷刚刚态度非常僵硬,但他也知道其中原因,面对郝良这般强者,没有谁能够确保全身而退。

  “他宁可带上断臂的华烈,也不愿意让我们帮忙...当年就这毛病,现在还是这样,难道我们还会怕死不成。”红秀全摇了摇头,无奈的叹息道。

  伊宏苦涩的笑了笑,轻声道:“就凭我们这点实力,跟着去了也是送死,还是尽快带人

  撤入暗夜森林吧,这样...或许还能替他们减轻一些压力。”

  沉吟少许,红秀全微微摇了摇头,缓缓说道:“难道真让他们去送死?唉......这样吧,以后燧族就多劳你照料,我也跟着去。”

  伊宏眼睛一翻,哭笑不得摇了摇头,说道:“你怎么去,就你这点实力,等你找到他们,黄花菜都凉了。”

  “你......”

  红秀全瞪了伊宏一眼,刚欲开口说话,却是被伊海开口打断。

  “我跟着去。”

  (本章完)

新笔趣阁手机阅读地址https://m.future-tech-capital.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新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万古第一皇,万古第一皇最新章节,万古第一皇 爱奇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