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司言坚决不同意,“不行,医生说了,孕前期不能吃海鲜。”

  白如笙像个饱满的气球,瘪了下来。

  “这是你爱吃的酸梅,乖~等孕后期,多少可以吃一点。”傅司言把一碟酸梅放在她的面前,摸了摸她的发顶,宠溺地说道。

  最开始他也心疼白如笙,想过要忤逆医生叮嘱的话,为什么她的小媳妇儿都吐到只剩胆汁儿了,还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

  转念一想,为了宝宝的发育,只能先委屈他的小媳妇儿。

  等宝宝出生了,他会好好补偿小媳妇儿的~

  “傅哥,你派人运过来的海鲜,也太好吃了吧!”身后的k,正好拿着一只帝王蟹,吧唧吧唧地吃着,还不忘哧溜它的汤水。

  白如笙双眸直直的盯着k,忍不住吞咽了下口水。

  都说孕妇在面对想吃的美食面前,是控制不住自己的,以前不想吃的东西,现在统统都想尝一遍,她终于体会到了,这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

  就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她身上啃咬着一般,让她痛苦难受不已。

  她知道忌口是为了宝宝的发育,可是她每次总是控制不住的,想要抓起面前的食物,大快朵颐一番。

  然后傅司言又适时的出现,阻止了她,这才是让她最崩溃的。

  谁能想象得到,到嘴里的食物,却在跟自己说拜拜的感受吗?

  白如笙的委屈,浓郁的弥漫了整个周身,傅司言感受到了她的情绪变化,朝k递过去一个死亡的眼神。

  k吓得手上的帝王蟹都掉了,他做了什么错事了吗?为什么傅哥要这样对待他?

  “啊不好意思,是小姨太不小心了。”

  这时,赵玉儿扭捏着她纤细的腰肢,手里端着一杯葡萄酒过来,却在快靠近白如笙的时候,被自己脚下的高跟鞋一绊,整个人连带着那杯酒水,都朝白如笙扑过去。

  “如笙,小心。”傅司言眼疾手快,抱着白如笙,与自己换了个位置。

  赵玉儿不甘心,酒水又朝着白如笙泼过去。

  k看着眼前的一幕,瞪大了双眼,惊呆了,不想到来的事,还是出乎了自己的预料。

  “唰”,鲜红诱人的葡萄酒,在半空中滑开一抹优美的弧度,泼在白如笙洁白的礼服上,如一副油墨画,但却显得乱七八糟的,没有艺术可言。

  因为赵老门主今天要把她介绍给赵氏的人认识,白如笙特地穿了一件白色的小礼服,简约的设计,不失大气,可是此刻……

  她垂眸看向被葡萄酒染红了一大片的白色礼服,这还怎么见人?

  “你是怎么回事?”傅司言护妻心切,他自然是知道,这套礼服是白如笙精心挑选的,漆黑的眸子,锐利的扫向赵玉儿,清隽的脸庞,包裹着冰寒的气息

  赵玉儿吓了一瞬,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之后意识到什么,心里对白如笙的嫉妒,只增不减。

  凭什么,凭什么她一个生活在深山里的乡下女,能嫁给有权有势的傅司言?

  这个男人的气场太强大了,他不用做什么,只需要驻足在原地,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气息,足以让人感到畏惧。

  而她呢,原本是赵氏的千金,多少人挤破头脑,都想得到她这种女人?

  曾经,上千万的聘礼,从街头派到了街尾,如今,却只能守着赵氏一副空壳!

  傅司言望着赵玉儿的周身,弥漫着一股汹涌的怒火,且充斥着嫉妒与不甘,锋利的双眉,紧紧蹙起,怎么,泼了别人一身酒水,她还有理了?

  赵玉儿意识到傅司言对她的不满,猛地从愤怒中回过神来,“对不起如笙,是小姨,太不小心了。”抽了几张纸,卑微的替白如笙擦拭礼服,“小姨给你擦擦。”

  “不用了。”傅司言粗鲁的拔掉她的手,他的小媳妇儿,他自然会帮她擦拭礼服,用不着别人。

  赵玉儿心生出一记,在傅司言无情的拔掉她的手时,作势摔倒在地上,“啊!”

  傅司言疑惑的看着她,他记得他只是轻轻的,这个女人,戏太多了吧?

  他毫不留情的评价:“做作。”

  赵玉儿顿时羞红了脸,因为心里面感到羞耻,双手紧紧的攥起,她以为,这个男人霸气归霸气,可是看到她这个柔弱的女子,摔倒在地上,起码会怜香惜玉,没有想到,不但没有搀扶她,还说她做作。

  她赵玉儿的魅力,什么时候在男人面前,变得如此不吸引人了?

  想她曾经,只要她轻轻一哭,有多少男人围过来哄她开心?

  哼,耍什么威风,到时你们定会后悔,今日如此羞辱我赵玉儿。

  赵玉儿不易察觉的,瞥了眼那些在议论纷纷的人。

  那些人,是赵氏的族老级别的。

  那些族老,无意发现了这边的动静,早已把这一幕收进眼底,正在交头接耳的说些什么。

  “这个白如笙和傅司言,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玉儿都亲自给她擦拭了,而且还是不小心的,用得着这么不尊重人吗?”

  “听说,之前玉儿和白如笙之间,有些仇恨。”

  “那也是小过节而已啊,而且玉儿都道歉了!这个白如笙,也太会记仇了,一点也不大气,果然是山里出来的女人。我现在有点怀疑赵老门主的话,这种没见识善妒的人,真的有能力,让赵氏东山再起吗?”

  赵玉儿听到这些议论,嘴角勾起一抹阴谋得逞后的冷笑。

  “司言。”白如笙握着傅司言的手,朝他摇摇头,今天赵氏所有的家族都在,他们不易太过于惹人瞩目。

  她是

  无心要继承赵氏,可是赵老门主如此看重她,并且在众人面前,对她赞不绝口,她不能让赵老门主丢脸。

  “傅哥,快给嫂子擦擦。”k瞪了眼赵玉儿,给傅司言抽了几张纸。

  傅司言接过纸巾,给白如笙擦拭起来,嘴上仍在不满赵玉儿的行为,“你没看出来她是故意的吗?”

  “我知道。”白如笙双眸不解地望着赵玉儿,她不明白,赵玉儿为什么总是针对她?

  她没有得罪过赵玉儿吧?

  (本章完)

新笔趣阁手机阅读地址https://m.future-tech-capital.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新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约架,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约架最新章节,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约架 啃书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